首页
Loading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网通传奇sf > 正文

泡饭 游戏 油条 乳腐

作者: 来源:原创 日期:2017-2-13 20:41:00 人气:109 加入收藏 评论:0 标签:

年少忆往十四《泡饭 油条 乳腐》

阿拉大家小辰光,每天早上吃泡饭,
隔夜冷饭热水泡,呼噜呼噜一大碗,
架橱里没好小菜,乳腐酱菜过泡饭;
吃得肚皮热哄哄,浑身上下汗嗒嗒,
冬天上学不觉冷;热天介里茶淘饭,
常被大人来责怪:热饭冷茶淘来吃,
爹做郎中医勿好!不知道理其何在?

小时候国贫家穷,物质匮乏,记忆中从未吃过完整的一副大饼油条,也从没有吃过一整根油条,有时连半根也吃不到。油条买来,先用剪刀剪成寸许小段,每个小人分几段,蘸上酱油,过过泡饭。常常看到,邻居人家,经济条件不如我们,但是他们的小孩,却人手一根油条,边吃边炫耀给别人家孩子看,我只好猛咽口水,心里不无怨言。

爸妈身为党员干部,又是知识分子,宁可花大钱招待客人,也不愿给我们小孩吃四分钱的一根油条,养成下一辈孩子,处处节约、克扣算计的小市民小家子气,却没有一点领导干部的气派、读书人的知书达礼、知识分子家庭的大方和大气。不知是否为当时的政治环境所迫,害怕造成,不良影响,红色恐怖,做人真累。

按理来说,天下父母,没有不是,子女不孝,
已故父母,不该评价,只因现在,身处美国,
年逾花甲,退出职场,如骨梗喉,不吐不快,
直至今日,仍想不通,不如不想,省得烦恼,
引以为戒,从我做起,坚决不犯,此等过错。

少年儿童,活动量大,容易饥饿,家中唯有,最廉价的咸味梳打饼干,放置在五斗橱上的大口玻璃瓶中,可以自行取而食之。

其他点心,一年到头,
逢年过节,亲友赠送,
尚未到口,又被转送;
或在梦中,方得一见。

经常用来过泡饭吃的,除了酱瓜大头菜,其咸无比,美其名曰下饭。还有红与白两种乳腐:玫瑰红乳腐和酒酿白乳腐。我们比较喜欢吃红乳腐,吃剩下来的乳腐露烧肉,味道一绝。偶尔还有一点花生酱,但每次买回来以后:

从未吃过原装,必定加水加盐,
用筷搅拌均匀,变得稀薄量多,
真是食之无味,弃之又觉可惜。

夏天毛豆上市,大家剝毛豆仁,
炒肖山萝卜干,便是美味佳肴,
如今思之回味,齿颊仍留余香。

3.jpg

侬想白相相,做几碗正宗上海泡饭,也侠气简单,烧一锅水滚开后,把隔夜冷饭团倒进锅内,水再冒泡泡滚一歇歇辰光,或者冷水冷饭一起烧开,用饭勺把饭团搅碎,一分钟关火,汤汤水水,米粒硬渣渣特有嚼头,正宗上海泡饭出锅了,就格能介简单。如果没有灶火,就用热水瓶中隔夜烧开的热水,泡一铺冷饭后,将水滤掉,再用热水一泡即可。

过泡饭吃的小菜中有四大金刚,四只小碟子分别是:油条、皮蛋、乳腐、油氽花生米,“一根油条剪成十几段,一只皮蛋在酱油碟子里滚来滚去,谁也不好意思去挟开它”。上海人的寒酸,被梁实秋一笔写尽。

吃泡饭,并不是上海人的主动性选择。在上海市区,上班族一大早赶着去轧公共汽车上班,根本没有时间烧饭熬粥,大多数弄堂房子里也不通煤气,老清老早生煤球炉不仅麻烦而且浪费,那么当家主妇就会多烧点饭,第二天早上开水一泡,让一家老小匆匆忙忙扒几口,嘴巴一抹出门,该上班的上班,该上学的上学。

泡饭之所以成为上海人的美食,是因为有过泡饭的小菜,上海人的花头经就出在这里。过去上海几乎每条小马路都有一两家油酱店,旧时称作“糟坊”,店里有酱菜专柜,玻璃格子内琳琅满目,走近,一股咸滋滋的香味扑鼻而来,这就是酱菜香。萝卜头、大头菜、什锦酱菜、白糖乳瓜、崇明包瓜、糖醋大蒜头、仔姜片、乳腐、醉麸等,还有一种螺蛳菜,长不盈寸,中有螺纹,小巧玲珑,微胖而一头略尖,像上海爱吃的小河鲜螺蛳,咬口极脆,是酱菜中的贵族。白糖乳瓜是酱瓜中的极品,家里有人生病了,胃口孬好,才会买点来过粥过泡饭。每斤9角6分,经常吃是败家子行为。

上海人家吃得最多的还是乳腐,豆腐发霉长毛后实现华丽转身。这一家族分红白两种,均方方正正,表面沾有点点酒糟,酥软鲜香,老少咸宜。还有一种玫瑰乳腐,腌制过程中加入大量玫瑰花瓣,花香袭人,售价每块一角,而当时食堂里一块炸猪排也只卖一角,可见老话不虚——“豆腐肉价钿”。我家经常去思南路淮海中路口上的全国土特产供销合作社,买瓶装的玫瑰红乳腐,买回来后,每天早上挟出一块,还要洒白糖、浇麻油,算是改善早餐伙食。妈妈用瓶中剩余的红乳腐露烧肉,鲜香美味,终生难忘,可惜再也吃不到了。

后来生活改善了,首先在过泡饭的小菜上体现出来。除了酱菜,咸蛋、皮蛋也是泡饭的良朋益友,皮蛋以有松花者为佳,用棉线勒成八小块,蘸点酱油;咸蛋以高邮出品者为上,夏天吃最爽口,磕出咸蛋空的一头小洞,筷头一戳,红油吱地一下喷出来,什么叫幸福?这就是!一人一只高邮咸鸭蛋,有时福气好,额角头碰到天花板,中头彩碰上双黄蛋,可以连吃两三天。

上海人还会自己做点过泡饭的小菜,比如干煎暴腌带鱼,干煎暴腌小黄鱼,还有一种骨刺很多、身板极薄的黄鲒,须重油炸至两面金黄,连骨刺一起嚼碎,鲜香满口!油氽花生米也是过泡饭的恩物,又是很好的下酒菜,上海人就此送它一个美名:油氽果肉。对了,花生米还可以与苔条一起炸,俗称苔条花生,那是相当高级的了,上酒席摆冷盆也很有面子!

日脚继续好过,就吃起了咸鲞鱼蒸肉饼子。去南货店挑一条身板硬扎一点的咸鲞鱼,斩成两半,加猪肉糜二两,讲究点的再敲一只咸蛋和鲜蛋,旺火蒸透,挑开来吃,有说不出的鲜香。泡饭搭档,此物当列前三甲。至于宁波人须臾不离的清蒸鳗香、黄泥螺、醉蟹、醉螺、蟹糊、虾酱等,口味一个比一个重,均是过泡饭一级棒。

能干一点的主妇还炒一些时令小菜犒劳家人,春天,笋丝炒肉丝加点豆腐干丝,莴笋上市时,凉拌莴笋浇麻油,生鲜而松脆。夏天胃口稍差,榨菜肉丝就是开胃良方。秋天萝卜干炒毛豆子,毛豆子要炸至皱皮,萝卜干以浙江萧山出产最佳,切丁共炒,再淋一点点酱油,加一小勺白糖收汁,吃时咕叽咕叽响,欲罢不忍。冬天新咸菜上市,炒肉丝冬笋丝,鲜爽清香……

2017年2月13日


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look67.com/html/wangtongchuanqisf/67.html
    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更多>>网友评论
    发表评论